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西木和啸风】我不允许没有人吃这对!

-只要你喜欢西木和啸风,我们就是好朋友!-
-重发的东西-
-真的好吃呜呜呜呜-



“你真的想要这样做吗,留在人间,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

睁大双眸唯有盯着他看。




这还只是从地狱出来的第一个星期开头的第一天,恶魔们从地狱里被齐齐放出,脑袋里唯一想的就只有到达各自以往统领的地域然后继续自己的统领,说起来也真是让人兴奋。立于地狱门前悄然扑扇着双翅,继而停下探身站在一块岩石之上,停止划破空气的双翅收到身侧,刚想踏进地狱门转念一想继而张开翅膀交替环住自己的身体,黑气魔法顺着手臂环绕而上直至淹没,黑气所带着的掩气能完全掩盖了自己身上那般恶魔一样的气息,缓缓落地抬起眼眸颔首看着像是人类一样的手掌,牵动神经依次收回自己的五根手指。勾起嘴角盯着自己身旁的人,果不其然,他也和自己想的一样,看着他逐渐变换的模样甚是感到新奇。抄起双手环胸靠在淡绿色的门框上,张开五指随手牵住小块石头,便就开始把玩着手上的土色石块。

“喂,啸风,我说你需要做什么过多的改变吗,你只需要现在回到人间去,然后找个地方继续准备统治世界!”

说是调侃一番实际上也没什么过多的动作,等着他装点完之后制住五指狠狠捏碎了石块,紧接着便就直直穿过地狱门来到人间,不得不说,还是这边会感到更加舒服啊。抬头仰望着蔚蓝的天空,依旧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天空了,只有几缕脱离了群体的云丝慢慢悠悠的飘浮在上面,不同于自己刚到达人间时那样,现在高楼对于以前来说已经增加了很多,赏心悦目至极。抬手抚着下巴反复揉搓着也不知道要思考些什么,揉搓了一下双手继而转动手指唤出黑气,正想要将收入皮肤的翅膀唤出以便自己能够好好享受这天空浴,突然手指感到一丝压力,转头却发现那人也从自己的地狱门中走了出来,也不知道何时探手拦下了自己的动作。皱起眉头盯着正埋头整理衣物的同伴甚是感到奇怪,盯着他的眼睛还是迫于压力压下手腕制止了动作,微张口齿将心中的疑虑尽数吐露出。

“hey,啸风,你怎么也从这里出来了,不是说一扇地狱门只能出来一个的吗。”

‘我应该说你傻还是说你聪明,西木,恶魔被解放了,所以现在地狱门都已经没有用了,你管它能出来几个的。’

侧过头颅双眸将地狱门关闭的整个过程尽数容纳,叹了口气转瞬之间那股兴奋便开始活跃在身体的每个角落,看看,蓝天就在眼前,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天空下翱翔,没有炙热的岩浆,没有无尽的痛苦,可以感受云丝划过翅尖,纠结在翅页下的柔触,呜呼,可以欢呼起来了。吸了口气将身体中流淌着的兴奋之情收集起来闷在心中,抬手摇了摇手腕想要身后的人跟上自己,好一起去找个地方划分领地,咧开口齿睁大瞳眸狠狠盯着天空,像是下一秒就要霸占阔达无际的地域。探手张开五指想要抓住他的手掌,却意外的探了个空,有些奇怪的回过头来,只看见他将卫衣的帽子抬起将他自己的脸颊完全遮掩住,埋入阴影之中。

“你想干什么,啸风。”

‘和正常人一样,记住,我说的是个人,而不是恶魔,西木。’

“什么?我不是很明白。你想想一个人类一样?”

稳住身形弓起背脊靠在水泥墙上,粗糙的质感衬着自己十分的不适,也只是回过头去打量了一下墙壁便快速回过头来盯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言论会来自一个曾经统治过墨西哥的恶魔,像一个普通人那样,这意味着恶魔要屈下尊严和人类打成一片,简直不可理喻。所有恶魔生来就高人一等,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皱起眉头伸出手抵住他的肩膀,前倾身体双手抬起掠过他的身体撑住另一边的墙体,虎牙相互交错发出细微的吱嘎声响来表示自己的愤怒和不解。面前的人形恶魔没有任何表示,也只是抬起他宽大的双手附上了自己的面颊,细嫩的皮肤感受到别样的温暖有一瞬间让自己失了神,很快摇了摇头回过神来继续看着他,面前的人探出的炽热气息打在自己的面积上,眨了眨眼睛微微低下头颅不再直视他的眼睛。

“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没必要想清楚,即使岁月的史书被修改过,我们还是回到了那里,还记得吗。炙热的岩浆在空中炸开,飞溅的火花绽放在我们的皮肤之上,虽说没有痛觉但也很难受不是吗。’

‘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我讨厌地狱,相比做出事情让自己早晚被关进去,不如现在就好好的像个人类一样生活享受人间。西木。’

“凭什么?我们完全不用回去,只需要消灭那些人。”

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不再向开始那样平静,五指握成拳状,过度的发力致使骨节开始微微发白,产生出咔擦咔擦的骨头摩擦的声响。站直身体,将双手揣进裤包之中低头看着地面,正对着自己视线的是一个浅坑容置着些许雨水,这里刚刚下过雨,在浅淡的水花反射下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天空上划出的淡色彩虹。神经不断冲击着头脑,念头也曾这样被打消过,即使自己知道也没有办法挽救,能做到的也只有顺其自然,叹了口气抬起头来也没打算继续和面前的人争吵着什么,伸指拉下他的兜帽张口带着浅淡的语气直击他的双耳。

“醒醒,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你没有明白,西木。我们出来过两次,记得吗,本来只有一次机会的,但我们多了一次。我们最后还是回去了。善恶相论,如今再去责怪那些不死神明,没用的。’

‘我没有强加在你身上,这都随便你。’

看出了人想要走的架势,侧身让出一条小道也不拦着他离去,乌云在头顶逐渐盘踞,多份云丝相互摩擦带出些许雨丝,抬眸将人的身影纳入眼底,伸手想要拍上他的肩膀,想了想还是收回了手,抬起左手附上右手臂弯,侧头将头颅轻轻靠在肩膀上。点滴雨丝划破天际打落地面,因低下头而暴露无意的后颈被雨丝无情的击点,刺骨寒气通过皮肤转入骨骼,虽然对于自己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但毕竟现在身为人类脆弱的皮肤使得体感过于敏锐。拉了拉卫衣的领子转身朝着小巷的另一边看去,单薄的雨丝掉落在地面激起阵阵水花,雨珠散开变为薄雾附着在空气之中,人群在这世间涌动着,隐隐约约闪现在层层雾气中,迷茫不清。突然感到头上一阵沉闷身体也跟着前倾,迈出脚步稳住身形正想回头看看是那个杀千刀的家伙,却不料那人猛地一拉反倒是自己跌了个踉跄。皱起眉骨快速抬起头来想要将喉咙中憋出的辱骂字符抛空而出,对方的话语倒是逼迫自己将所有句子咽回肚中。

‘走吧,西木,我没办法关住你,我的天空不够大,容不下你的那颗想要自由的心。’

梗塞,五味杂陈皆沉淀在胸中,随着被雨水衬得火热的血液翻腾奔涌在身体的各个角落。抬起双手迎着雨滴拉起兜帽,转腕伸指接着刚才的动作唤出黑气,阴黑云丝自身旁环绕而上,止于背心处唤醒收入皮肤之下的翅膀,带动翅根并起双翅划开气流,凌驾于空中微微低头再一次盯着他,此时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应该如何挽留他,目光四处寻找着他,直到最后的背影融入薄雾中再也无法找到。并力而发直冲冲的朝着天空上沉淀而下的乌云冲去,翅尖骨质物交错最终划破纠结在一起的云丝,破开雨云停留在了云层上方。

“管他的,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简直无理取闹。”

“反正,天空有的是。”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