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佣械】我在未来里看见了你(一)

-遵循楚恹选手叫我不要弃坑,我就写了
-偏现实避雷
-独佣械


如果你是出生在喜马拉雅雪山所笼罩着的,名叫尼泊尔的穷苦的地方,那么只要你是一个活泼强壮的廓尔喀男性,出去为家人谋一份能够让他们吃饱穿暖的工作,就是你作为家庭成员的一份职责。在这个贫穷的国家,没有一点能力生存就和被人唾弃嘲笑的废物差不多了,即使你的思想为你编织出一个精巧而又完美的世界,但不出几天你就会因为碗里的那一点豆类食品将整个虚构的世界砸得支离破碎,然后独自蜷缩在黑暗的角落抱着如同玻璃碎片般的残骸啜泣。在这里你要过早的接触整个世界,在童年时期不会存在一点童真。

但上天不会就此扼杀在这里生存的所有可能性,古代廓尔喀人们的勇猛令世界自豪,这样就已经为自己的后代子孙打下了一片江山。勇士们用鲜血和本性将族名骄傲的刻在了属于英雄民族的墙面上,英国人和尼泊尔签订的条约,于是便成为廓尔喀的勇士们的另一个出路

——那就是成为一名为英国服务的佣兵。

奈布萨贝达在青年时期就不得不为了家里的生计出去打拼,即使他才刚刚度过了他的童年。没有人逼迫他,而是一切都由他自己决定,听到这个消息的母亲相比平时来说高兴得很多,但是一向疼爱儿子的她满是眼角纹的双眸却在她再一次拂过儿子额头的时候泛起了泪花。对于她来说,奈布是家里唯一的希望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对于她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于是在离开的那天,她特意用家里为数不多的食物给奈布做了一些路上的备用食物。她偷偷的将奈布从一同出去的青少年的队伍中拉了出来,说了几句叫他注意安全,然后亲吻了他的额头。

“走出去,奈布。不要留恋这里,千万不要回头,因为只要一回头,就注定再也出不去了。”

“愿牛神保佑你,孩子。”


所以就在奈布坐上离开尼泊尔的火车时,他一次也没有回头去看生养自己的地方。他咬住了牙,准备独自面向对于他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和其他廓尔喀人一样,在到达参军年龄,他们要在外面独自磨练自己,也就是说,这列火车不能载着他们去那个让他们一下子可以挣比家乡一年收入多上几倍钱财的军营,只能带他们去充满了无助和孤独的外面世界。


——————————————————

“好了,安东尼奥,我们在这里停下吧。”

在吃完母亲为自己准备的最后一块干粮时,奈布选择了一座算是给他留下了还算不错的印象的城市中,然后再想想应该如何安居下来。火车站的人算不上多,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拥挤,或者说在这个时间点没有几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奈布就近找了一个木制长椅慢慢坐下,继而双手握住细长的布绳,带起些许气力将斜挎在自己身上的布包取下,他低头看着满是补丁的布包只是滚了滚喉咙什么都没打算说。远处熙熙攘攘的灯光在火车出站拉响鸣笛时所涌出的白色烟雾下显得有些无力,似贪得无厌的怪物一样,烟尘继续吞噬着灯光,飞速的沿着轨道朝着不知明的目的行驶而去。

奈布被鸣笛吸引了注意力,抬起头来只有看见远去的火车,唯留下他和几名玩得较好的同伴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除开现在自己呆在的地方,周遭的风景也就只有在灯光下明晃晃的铁路,说是风景倒不如说就是漆黑的一片,只有远处楼房中的小户中还有点点灯光。尽管这些灯光在大片漆黑中显得渺小,但至少告诉自己,还有人并未进入梦乡。奈布叹了口气刚想要把布包放在椅子上,而自己则侧身想要躺上去,一声粗犷苍老的声音自旁边传来,奈布仰起头颅看向声音的发源处,只见一位中年男人站在自己旁边,而且操着一些自己不是很了解的语言。

“我很同情你们,孩子,但是你们不能在这里过夜,快走吧。”

奈布只看懂了他指着自己和同伴们,继而又看着他指着门口。他明白这个男人想表达的是他们在这里过夜本身就是有违规矩的,突如其来的逐客令让奈布一时没了主意,他只好转过头去看着与自已同行的伙伴安东尼奥以示求助,本来就在对面长椅上正在擦拭着自己鞋子的伙伴似乎也听见了这位看起来就像是车站站长的人的话,他在奈布抬头的同时用他那双褐色的眼睛与奈布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他摆出了一副奇怪的表情,像是在笑,又像是在皱眉。站长并没有太多的耐心等待这些青少年们离开,岁月用刀一刀一刀的将他削瘦,然后派遣死神给他做了一个保护罩,这意味着就算只是夜晚的寒冷,也甚至可以要了他的命,即使他命本不应该如此。奈布在站长急促的驱赶下只是在一次背上了自己的包袱,先一步他站起来的安东尼奥已经唤醒了同行的伙伴,奈布用双手紧紧的握住这只唯一从家乡带来的物品紧跟在同伴的后面离开了车站,在脚踏出门槛的那一瞬间,他还有些留恋的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车站。这是他唯一能记起自己怎么到达这里,能回忆起家乡和母亲的地方,但他此刻必须要离开,就像他当初离开母亲一样,不得留恋。

“好吧,我会想念这里,就像我想念母亲一样。”

“至少在我们找到安身之所前。”

————————————————

夜晚降临,洁白的月光为大地披上一层白纱,人们都说,月华是上天给予人间的礼物,会指引着迷途的人找到自己的归属,会带领旅人踏上征途的步伐,真是希望如此。皎洁的圆月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高高挂在天空,用她美丽柔和的月光带着人们进入梦乡,引领着一个个梦想升上高空,而被迫外出的孩童只有在大街上寻找能暂时安定的地方。夜晚的瑞士相比平时来说也算不上寒冷,尼泊尔雪山给予他们的御寒能力比平常人要强上不少,奈布还是拉了拉衣袖紧紧跟在众人身后。走在最前面的安东尼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造成几个人差点将他压倒在石板上,很可惜的是紧顾着环顾四周灯火通明的小镇而盲目行走的奈布一回头便撞上了走在他前面的同伴,霎时疼痛自鼻梁处传来,辐射状的从鼻尖扩散向整个面颊,他皱起眉头低下头去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受伤处反复的揉搓着试图减轻疼痛,逆着同伴们着急的询问奈布抬起空出的手摇了摇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大事。安东尼奥算不上稚嫩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由于至始至终都是家庭最不重要的地位让他过早的接受现实,这里几乎没有人比他更懂得怎么生存,所以一行人只是静静的听着他的计划,没有其他话语。

“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要是一群人一起走的话铁定今天只有睡大街的份了,所以我们要分头行动,伙计们。”

“明天中午我们在那座大钟下集合,懂了吗伙计们。现在各奔东西吧。”

———————————————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呢?

面对着人员稀少的街道奈布只是靠在一家钟表行的玻璃门上做个短暂的休息,他盯着街边的路灯,拥有着米黄色翅膀的蛾子扑扇着翅膀绕着路灯一圈一圈的转着,不停断的用它们的细小触角去触碰有着玻璃罩的灯火,等到温度升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才收起翅膀蹲伏在玻璃罩与灯泡的连接处,就着自己小巧倒身躯拼尽全力不顾一切的将自己挤进去,随着灯光的暗淡它们最终将生命付之一炬。奈布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像是飞蛾一样终身寻求光明,最终将自己泯灭在火焰之中,燃尽自己最后的光芒,他还没落魄到那种境界。背部的酸痛迫使奈布伸了个懒腰,他原本以为已经被上锁的玻璃门突然因为受到压力而大大以推开的方式打开,失去了靠背的奈布一下子狠狠撞击在了地面上,肉体与地面相撞发出的钝响,不过几秒之后酸楚蔓延至全身。玻璃门后撤的异动击响了挂在顶部的铃铛,飘渺无序的铜铃声在店内环绕着,深沉而又清脆持续。

“嘶……”

还未休息的店家似乎听到了铃铛声响,一阵急促的脚步踏在木质楼梯上发出的吱嘎声后了无声息,等到奈布身上的酸痛一点点消失的时候,他才能慢慢睁开眼睛打算查看怎么回事的时候,一张对于他来说倒着的人脸突兀的出现在视野里。还未来得及作出吃惊反应的奈布却被一双稚嫩的小手压住了脸颊,斜眼看着刚刚未来得及地方却发现有一位金铜色短发的小女孩将手压在他的脸颊上,她整齐的牙齿从微微张开的唇里露了出来,一双浅褐色的眼睛承载着无尽的快乐,真是搞不清楚为什么还有这么小的孩子深夜还会在这里呆着。

“你好啊,孩子。这么晚你为什么不回家呢?”

直起腰身坐起来的奈布此刻还感到有一丝头晕,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企图让自己保持清醒,沉稳的男音自背后传来,奈布转过头去看着面前这个将小女孩抱在怀里的男人,从他的衣着上来看应该是钟爱钟表的男人,不然不可能这么晚还在这里呆着,也许在做什么修理钟表的工作。奈布匆忙的站起来,抬起双手整理好了自己的衣冠,顺着男人的询问只得慢慢抬起头表示自己对于这么晚打扰人的歉意。

“我很抱歉,先生。我是从远方来的,今天刚刚到这里,在这里还没有可以去的地方,想在这里找个可以暂时休息的地方,好明天找个工作。”

“我想你可以暂时留下来,孩子。”

说完自己来意的奈布微微欠身正准备转身离开这里另寻出路被那男人叫住,奈布也许永远都想不到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顺利的留下来,自心底他已经萌生出了睡大街的想法,毕竟刚刚路过的小巷子里有一些看起来还不错的纸箱子。男人抱着那个小姑娘领着奈布上了楼,一间较小的房间就是这个男人夜班所在的地方,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台子上放着一些精密的器械,暖黄色的灯光从上流淌下来,照耀着摆放在工作台上的机械表,这倒和奈布想的差不多,他会在这里加夜班。还在打量着周围的事物的奈布被人领到了旁边的小床上。男人轻轻的把女孩放在床上,继而直起身体来将奈布的神思拉回现实。

“孩子你要在这里将就一晚上了,这是我的女儿,你可以和她睡在一起。别担心她不会打扰到你的。”

“她叫特蕾西。”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