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随手练笔

湛蓝的海域拥有着透彻的灵魂,像是从天而降的蓝色奇迹,随着于金黄色沙滩接触的距离,海水自清澈慢慢转向深邃,海洋生物在这里静静的舒展着肢体,在深滩处生长成为森林。远处的海洋被初生之光渲染成为暖色,近处泛着白沫的浪花吞吐着闪耀的沙滩,穿过云层的光芒被像是只要有风尘拂过就会消失得一干二净的轻云染上了一层单薄的白纱,将绵绸似的柔光洒在平静的海面上,然后拉长,直至渲染住整个闪耀着的沙滩。

上帝将一丝柔光散开,轻轻的搭在姑娘的玉足上,像是挑逗,又像是抒情。我从未见过这样一位姑娘,父母给予了她淡褐色的皮肤,天使祝福了她犹如被染成黑色的山间溪流般的头发,不规则的波浪卷像是海洋的馈赠。阳光绽放在她褐色的胸脯上,红色细绳紧裹着她的腰身,她就这么站在海岸边,如同降落在这个世界的女神。我恰步上前用我的双手从后面搂出了她的腰,然后架着她在空中转了个圈,慌张铺满了她黑色的眼眸,紧接着的惊喜是出现在我把她放下的时候。她启齿对着我勾起了她的唇角,那笑容如同樱草满铺的草地接纳了所有的阳光,在绿色的海洋里轻快的眨着眼睛。

依稀记得西班牙廉价的啤酒在胃里沸腾,灼烧着身上的每个细胞的感觉,如果这样来形容每一个人,那她绝对是上乘的还未开封白兰地,因为她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就足以让所有人为她痴狂。我揽住她的腰身,闭眸轻吻她垂在耳鬓的每一丝卷发,继而拿出来从山崖边摘下的山茶花轻轻别在她的发鬓之间。那朵山茶花来自一束幸运存活的山茶树,独自竖立在两座沿海山丘的缝隙之中,也许这正是为了这位自遥远的曾经征服过海洋的狂野国度的少女而热烈的开放。

我亲吻她的鬓角,亲吻她的脸颊,我亲过她身上的每一个角落,但从未亲过她的嘴唇,因为如果我亲吻她的嘴唇,那我就看不见她的微笑了,那个足够让所有人感受到西班牙最纯正热情的笑容,正是她本身所独特的。我握住她的手,牵着她踏在淅沥的金黄色沙滩上,她扭动着腰肢,一双姣好的褐色脚踝在隐约中踏着舞步,翩飞的裙翼如同阵阵红色浪潮卷席,翻着白沫的海水上涌继而湿润了她的裙摆。她开心的笑着,好像回到了西班牙慢萨纳雷斯海岸的地下赌场端着啤酒旋转着避过醉酒的赌徒。

我看着她的一切,目光如狼似虎的企图包括她的所有,我低头亲吻着她金色的手环,最后还是吻上了她似有包含西班牙整个国家热情和美丽的双唇。我的双手不自觉的在一次搂上了她的腰肢,直到她的双手也搂住了我的脖颈,我知道了她等待这一刻等得太久了,我在沉醉于蜜糖中的最后一秒,看到的是薄纱搭在她的面容上,半闭半睁的黑色瞳眸闪耀着我从未见过的光芒,山茶花被初生的阳光沐浴着,似有金粉点缀一般。

我知道,

我们都等这一刻太久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