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西玉向】Shall we dance

*在热闹的日子里,只需要平视和俯视,而对于孤独的云霞,必须抬起头来仰望。

“你应该看看她那副表情,就好像是被抹杀了希望一样,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我仍然想看看她那副憎恶我的表情,你知道吗,就像是想要把我的骨头嚼碎咽入她的肚子里似的,很有趣不是吗。啸风。”

自己不会清楚为什么地狱门无缘无故的全部开放,也没时间去认真思考研究出到底是为什么。当脑子还沉浸在被释放的喜悦之中的时候,双翅被迫紧贴在背后即使自己使出全力也无法开启,皱起眉头转眼看向同自己一起出来的兄弟姐妹们,神思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了一个字符,假使自己没有猜错的话,铁定是圣主那家伙的魔咒出现了漏洞,导致自己和兄弟姐妹们可以重回人间但却失去了施展法力的能力。现在都无所谓了,既然来到人间那么还是要把那笔欠下的账还上才对得起自己,在和兄弟姐妹们短暂商量之后决定各奔西东去寻找解除魔咒的法术,这就是为何自己可以和啸风悠闲地躺在那女孩所在的学校对面的茶餐厅的椅子上愉快的喝着果汁的原因。

学校的毕业典礼被专门设立在了炎热的夏天,为的就是让那些找到男伴的女孩们可以穿上她们最漂亮的衣服,然后牵着男孩子们的手,慢慢的转上几个圈,使得那些闪亮的裙摆可以划上一个圆满的弧度。没人会把那些什么舞会开在白天,毕竟女孩们喜欢在晚上和她们的小男朋友坐在一起。

惊心动魄的日轮将光芒收敛,落了下去,落到高大的建筑后面去,浅灰色的疏淡天空开始逐渐加深色调,就好像是某些多事的画家多添上的几笔黑色颜料。今晚的天空迎来了最初的深沉曲调,东方接纳没入山野的夕阳之后,也释放出了它湛蓝悦目的魅力,一颗不事炫耀的明星伴着一两颗星星,在天空中颤抖着。微微勾起嘴角,将左脚搭在右腿之上后靠身体甚是舒适的倚在椅子上,微偏身体手肘抵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探出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玻璃杯壁,百般无奈叹了口气继而低下头来轻轻抿了一口面前的冰饮,杯中的水花带起波浪,冰块敲击的声音此起彼伏。抬眼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人群试图来回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在一段尝试后干脆直接转过头来向一旁的人讲诉着自己的想法。

“很有趣不是吗,当然你不会知道,啸风。从门里一出来就看见圣主那张臭脸是不会好受的。”

抬手捂住嘴唇只是轻声笑了笑表示自己的嘲讽,未等人反驳自己只听见身后那一声又一声急促的车笛的鸣叫,皱起眉头回过头去打算查看到底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打扰自己的兴致,猩红色的瞳眸却在一瞬间之内锁定到了从车子上慢慢走下来的女孩,熟悉的橘色卫衣和黑色顺发,猛然直起腰身挺身坐起来,指尖划过因为低温而形成的水珠只是下意识的收回了手指,张开五指斜手制止住人想要说出的话语。微张口齿露出齿关紧接着斜过眼去看着那人,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那人只是默默低下了头颅继续搅拌着服务生为他端上来的茶饮,抬手拿过桌上的纸巾将手上的水滴擦拭干净之后双手撑住椅把手站起身来,转动手腕讲那整洁的纸巾揉成团状随手扔在了一边。迈着步子一步一步接近那车辆,等待着女孩失望的朝着家人们挥手之后独自一人走向校门,低下头加快脚步跟上人的步伐。

“hey,你的舞伴呢,小玉?和你的忍者一起来吗?就像这样,嚯,呵!哈哈哈哈哈。”

站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看着以一位偏黑肤色的男孩为首的一群人将那女孩团团围住,看得出她想要躲开这些霸主但却又那么显得无济于事,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那男孩应该叫做小柱,是自己见过并嘲笑过的对象。稍稍斜头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继而轻哼一身慢慢悠悠的走上前去,伸出右手直截了当的从人左边靠近人,舒张五指在附上人腰部的同时拉近自己和对方的距离,微微抬起头颅低眼笑着看着还不知所措没反应过来的女孩,轻张口齿带有嘲讽一般的对着刚才还在嘲讽的一群人压出喉间字符。

“你好啊,小柱。我是小玉的舞伴,我们见过的,我叫塞姆,我姓贾。”

“啊,听你这么说倒是让人很想知道一件事,你的舞伴呢?旁边那个男孩吗,还是说是你妈妈?真是可惜啊,那么多女孩你却偏偏这样选择。”

趁着自己转移开了众人的注意力,怀中的女孩才开始有些不安的挣扎起来,除了伴随着怒气和一丝羞涩之外还有一阵嘀嘀咕咕的喃语,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她叫着自己的本名。本身自己就不是什么耐得下心来的家伙,只是加大手上的气力侧过头来将嘴唇靠近人的耳朵,微微仰头小幅度压低声音对着人耳朵吞吐着字符。

“听好了,小玉。这是我欠你的舞会,这支起跳完我们就再无瓜葛,只是单纯的为了消磨时光的一点小活动而已。”

“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舞伴,我是塞姆,我姓贾。记住了吗?”

揽住人的腰肢不慌不忙得随着人群进入礼堂,霎时恶趣味的探出空余的一只手勾成爪状钳住人的脸颊迫使她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眼神恰好在一瞬间对上另一双琥珀色的双眼,因为疼痛而微微泛着生理泪水的琥珀色双眼更加明亮,甚至可以在之中找到自己的影像,深思突兀的被魄色拉向远方,直到人用手扼住自己的手腕才缓过神来,放开扼住人下颚的手,放缓语调甚是算得上是温柔的对人开口。

“还有啊,小玉。”

“你的眼睛,真漂亮。”

“OK,now,Shall we dance?”

*今夜的星星,真亮啊。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