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杰医向)玫瑰离歌


她不是一位真正的医生,因为生为一名白衣天使,手上不应该占满鲜血。

我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就好像看见了南丁格尔一般,没有一丝血污,洁白得如同未被沾染过得羽毛一般,那个女人,长着翅膀。


————————————

一天总是那么的无聊,在无穷轮回的“游戏”之中,每天走着同样的路,受到同样的侮辱,即使是一杯红茶的时间都不会剩下。在这里没有所谓的白天,从醒来到睡去,都是永恒的黑夜,空无一人的大厅里不断回响着镜子破碎又复原的声音,群鸦扑扇着翅膀从屋顶起飞,用锐利的翅羽划破天空,将一闪而过的黑影通过巨大的落地窗映照在地面。蛛丝在屋顶的角落里纠结着,可怜的猎物已然被大腹红蛛严实的包裹在虫茧之中。微风自窗缝中掠入,刺骨的冷意拂过破旧的大厅,墙壁上还散发光芒的火焰被突如其来的到访打乱了阵脚,最外层淡蓝色的火焰得到阻力,开始吞噬剩余的暖色烛心。

茶水蒸发而且泛白的气体被打乱了上升的线路,微微睁开双眼通过面具眼部的缝隙看向洁白的茶杯,红茶茶叶还有些许漂浮在红色的茶水之中,却在逐渐失去波纹修饰点清澈茶水中隐约可以看见脸面上波动着的绿色液体物质,突然失去喝茶的兴趣干脆就握住茶柄缓缓的放置在一边的桌子上,一手托腮另一只被塑造成触肢的手搭在椅把上。循序着咔哒的声音缓缓抬起头来看向门侧,一位又一位的求生者接连入坐自己的位置,侧头轻哼一声不料引起了一位求生者的注意。像是一位早已预见未来的占卜师一样,她面向着自己的方位勾起了唇齿,紧接着就睁开了她鲜红的瞳眸。


*像火焰点着了万里草原,又似鲜血染红了大地,凤凰在她眼里化为灰烬,却又在她的笑容里重生。我能感觉得到,她不一样。

———————————————

雨季来临,虽说没有轰轰烈烈的倾盆大雨,但怎么说淅淅沥沥的雨点都会消散了庄院周围的雾气,看着周围似有似无的薄雾轻轻叹了口气。雨丝在触肢上汇聚,聚集成水花沿着暗绿色的手臂滑下,最终绽放在稀疏的枯草之间。

*目前还有两个人,除去不幸在开头遇见自己的那个倒霉家伙,还有的就是死在一位小姐,那么剩下的就是——

那位医生和一位负伤的雇佣兵。

循序着鲜血延伸的方向不慌不忙的走着,即使现在只剩下一台电机就可以打开大门,轻轻勾起嘴角微微张开齿关将压在喉咙之中的音符尽数吐出,每一次迈步就会激起水花,即使隐身之后也没有多大的用处,随着一路上血液的增多心里早已料到那位雇佣兵去寻找另一位剩下的医生。雨丝绵绵飒飒的浸入衣物之间将之于身体紧密相连的感觉的确不好受,只想快速结束这场胜负已分的游戏回到自己的房间换掉这身衣物。前两位死去的求生者的血在沾上触肢的一瞬间便被这散发着腐尸气味的暗绿色藻类贪婪的吸收殆尽,被嵌入之间的手指只要微微伸展,便可以触碰到那些冰凉的液体,像是拥有生命的物质一样。

*他们在不停的流动,他们需要鲜血滋润色泽,而我也需要。所以我要快点找到他们,这样我才能让这该死的暗流安静下来。安静一点,安静一点。

—————————————

像是被上天所眷顾的那样,在那唯一剩下的电机还未修完之前就已经找到了他们,毕竟鲜红的东西总是能在依稀的薄雾之中看的真切,站在稍微岩石之后慢慢隐去身形,左臂触肢像是感应到附近的血液一般开始跃动起来。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那位医生并没有打算做到自己的责任给予雇佣兵应有的治疗,而是一心一意的破译着电机密码,那么,只要趁着这个机会将那只有半血的雇佣兵解决掉,那么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了。等待着完全隐身之后才一步一步向前迫近,军人天生的敏锐使得他开始查看附近,如果现在要绕上那么一圈从他后面突袭,那么很有可能那医生就把点密码破译开来了,皱起眉头思来想去也只有直面硬上。

“让我来看看你的本事吧,雇佣兵。”

“请允许我为你演唱一曲,”

“玫瑰的离歌。”

*也许他永远也不知道我的下一步动作,也许他知道,但我只是知道,现在,我赢了。在我将刀刃转向那个医生的时候,他出现在了我面前,用他最后的无用挣扎,为女士赢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当密码解除的防空警报从远处的钟楼响起,抬起头颅看着那群乌鸦扑扇着翅膀腾空飞起,似利剑一样穿梭在黑夜中又不曾去划破。当暗绿色的液体将喷溅在手臂上的鲜血完全吸收之后,才弓下身体伸出双手,右手揽住人腰部,左手触肢穿过人双腿自膝盖处抱起,不紧不慢的直起腰肢站在原地,微微低头自眼部面具缝隙盯着人。他的眼睛里充斥着恐惧,像是早已明白死亡但又十分畏惧死亡的矛盾体,站立在椅子面前,腾出一只手来将束缚在上面的荆棘扯开,触肢微微倾斜将他狠狠的摔在椅子上,松开手的同时能听见大门开启的声音混合着雇佣兵沉重且充斥着痛苦的喘气。抬眼看向面前的大门,只见那位女士站在大门口等待着什么似的,那双鲜红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双眼睛里充斥着的不像是在仇视,反而隐藏着一丝笑意。

“好吧,女士,这一局是您取得了胜利,但如果您再不走,我可是要将您放到另一个椅子上了。”

—————————————

修长的羽毛飘向土地,羽毛飘落到混浊的褐色水面上,羽尖轻点出一片涟漪。

那双美妙的翅膀被天使自己折断,献血混合着泥藻勾勒出了怪物,在他重生之时,天使拿着一副面具对他说道

“戴上面具,你就是只忠诚于我的杀人鬼了。”

*我并没有像我说的那样做,那个医生用她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笑容在那雇佣兵离开场地时在她脸上完全绽开,她告诉我,终有一天我会看见的。更或者是——看到我自己。我们是同类,不同的皮囊,但有着相同的灵魂。

—————————————

玫瑰花的离歌,唱给失去生命的倒霉人,

也赠与丑陋的皮囊下,渴望鲜血的灵魂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