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非遗)交换礼物

#是这样的,总觉得只留帅哥一个人的也不好,而且会让大家觉得不好看得,没有剧情,还是决定重新发出来这一篇,打扰了!


深冬。

晨叶未展,夜半寒气逐渐凝结成露珠停留装饰着叶尖,只是微风拂过,便就将之打落,绽放于地面。骨节扫过茶盏,只手带起杯碟抵唇押下一口,置放已久而开始变凉的茶水带来的夹舌涩苦折起了眉骨。抬眸前往,视线略过白梅直击远处青园,说是这深冬,未被沾染融雪之白的便就只有那青园。

“到也不乏兴趣去走一走。”

手中盛着茶水的杯盏敲击木制桌面发出清脆声响,垂头伸手提起耷拉在身后木椅上的藏青色外袍,即使自己无数次提醒那孩童自己是个骷髅,温度寒冷与否对自己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但迫于无奈还是应了她出门一定穿上长袍。低头将面骨埋入毛领,轻微搔痒引得面颊十分不适,略微皱起眉骨抬手缓缓推开木门,抬腿直跨过门槛现身室外。垂眼任由着那寒风凛冽刮过撩起长袍,园中白梅相互衬应,藏青色的袍子也着实扎眼,伸手揽起挡路梅枝不慌不忙的前行在雪中。

早年。

雪已经落得差不多,像是把一年的量都下完了,那青园倒也无什么不寻常之处,只是这通商之人要去得些利润必然会通过这地,因此这里倒也不乏有些小物件惹得游人垂惜。说是叫这青园,不过是春天来得较早罢了,双手后背慢慢悠悠的走在小路上,燕白珠孔也只得盯着这满地的小首饰看,微张嘴角想要说些什么,发出的却只有轻声的咋舌。

抬眉望前,目光正对上同时抬眼的商人,紧了紧衣物干脆起步向他走去,迎上自己的,是他手中的茶盏。伸手接过杯盏盯着荡起波澜的茶水,抵唇抿下一口任由苦涩在口腔之中延伸,正想皱起眉头好好生生的说上几句调侃语句,但这茶汤并无想象之中的青涩,舒展眉头甚是满意的再一次押下小口茶水,怎得说对方也是个茶叶商人,茶艺之好并无什么不对。正想开口赞扬一番却被他问候家弟之语硬生生打回肚中,难以言说的回答迫使戏精微卷舌尖将平舌音转为翘音发出口齿带着叹气声回荡在四周。

“常与那家伙斗嘴,生了间隙。”

风渐大,随身长袍飘起发出阵阵沙沙声响,这倒也提醒了自己该去接那女童回园子了。正当思绪拖着自己离开这里直奔那火焰老板的小店时,无意之间瞧见了那纹着白梅的折扇,不知为何心生欢喜,也许也只是太像自己丢失的哪只。从怀中钱袋中取出两三枚钱币伸手放入人手中,矮身拾起那把扇子,指骨摩挲过扇柄褶皱,感受着被人仔细雕刻而出的梅花纹路,得到人提醒便微身鞠躬告辞了那人。

“茶艺,熟悉的名字,听谁唤起过不是。”


腊月廿四,小年。

今个儿班主倒也没说什么,草草丢下一句封箱便就匆匆忙忙的跑去呼应其它的怪物,叹了口气看着镜中的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答应了那女童今日替她出演,看来她来这里的这些时日也得到了班主不少的青昧,却不料封箱前几日不慎跌入水中,染了严重的风寒,瞧她可怜也便答应了此事,谁知却领到了这样一个角色——虞姬。

抬起眼眶甚是熟练的拿起了置放在镜子前面的艳色眼红,探笔直曲带起殷红色彩,转腕伸指揽住长袖,细长眼笔似沿着特定路线装饰眼眶。待到双边都装饰完毕,起手粉刷打起淡柔粉色加以修饰双颊衬托眼妆,慢慢悠悠做完一切之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场外的封箱演出已经开始了些许时候,算不上鼓掌的稀稀落落的掌声也就告诉了自己怪物们已经厌烦了每年封箱的流程演出,比较往年,也就只有这最后一场会做上变化。抬起指骨来回反复的把玩着冠饰垂钓下来的红球,轻咳出声带起声调,说实话,叫个文生来唱正旦本就不符合常理,更别说是第一次扮演此等角色。

“战英勇,盖世无敌,灭赢秦,废楚帝,争战华夷。赢秦无道动兵机,吞并六国又分离。项刘鸿沟曾割地,汉占东来孤霸西。”

饰演项羽的那怪物沉杂的声线透过幕布围绕在自己的头骨边,起袖带起冠饰迎着班主的提醒踏上舞台,满座戏楼的怪物被映入眼底,那些刚才还趴着的怪物们纷纷起身来了兴趣,掌声如同潮水一般涌入,直至灌满整栋楼。斜身弓背指尖带起长袖从身旁划过,抬步急促小跑上前抖开长袖露出小部分骨节,双手重合顺势抓住那怪物的戏服,微皱眉骨抬高音色尽力将台词念出。斜眼而视似在人山人海中一眼锁定了那商人,迷蒙恍惚之中认出了他却又不敢确认。

“大王,汉兵,他,他,他,他杀进来了”

“待孤看来……”

戏曲到了最后部分,接下来的剧情便是点题之势,迎合着敲击音乐越发急促,潜身带着水袖直冲那把挂在‘霸王’身侧的剑,宝剑出鞘顺势就带过自己的脖颈前,像是剧中所写那般虞姬夺剑自刎于项王面前,甚是轻松的向后倾倒,直接了当的落入他的怀中,乐曲骤停,充斥背景乐的便是楼层上怪物的抽泣声。看来班主的目的是达到了,少不了明年春天开箱时多上几个观戏之人,轻掩唇齿淡漠的叹了口气,随着霸王深沉而带有呜咽声的‘力拔山兮气盖世’一词发出,落寞男人的悲伤带起筝鼓齐鸣,这戏才算的上是落下帷幕。


封箱。

届时年前,各个怪物都需要匆匆回家,好和他们的亲人团圆,因为自个儿就住在这戏楼之中便也就理所应当的留下自己守着物件,独自一人站在这里,双手牵带着长袖合拢继而避免寒风入袖,那家伙也不知道去到哪里,也多半是又在哪棵树上休憩。低眼皱眉又再一次紧了紧长袖,转身正想着给自己泡杯热茶,却猝不及防撞上了什么硬物,定睛回神微微抬头打算瞧着是谁竟有如此胆子敢独闯戏楼,素色衣物入了眼,应着心里所想就是那商人。看着他冒然冲破戏园大门显得有些不满。手掌出袖抬手将头顶被撞歪的方翅戏帽扶正,轻声咳嗽意示那还在四处打量着的人注意到自己,盯着他脸面上的笑容自是气不打一处来,深吸一口气还是放缓了语气尽量为之平和的带起些许字符。

“可不知你来这里干甚,只是这梨园戏班已经封箱,若是要听戏还请等到次年开春时节这桃花开放的时候。”

正想转身离去继续自己先前所想的摘下被厚雪遮盖严实的苦丁叶,突兀的力道将自己留在原地,抬眼想要调侃些什么,字语被面前人微笑着递上来的纸条所梗塞回肚中,伸出略带红色粉尘的右手食指和拇指交替捻住纸片,粗略扫视过纸片大概晓得了主要内容是些什么,神思却又被留在了那清秀字体所撰写出的家人二字上,咬了咬牙继而张开唇齿想要询问什么,竟不知那人何时何刻已经消失在了自己面前。低头看着米白纸片上被自己所沾染的红色粉尘所遮盖的地方轻轻叹了口气。

“携家人一同前往,更像是在说笑一般。”

“那家伙又怎会愿意与我同行。”


腊月三十,除夕。

窗前白梅终在这寒冷季节绽放了全部姿色,融雪顺着褐色枝干滴下,转入春季使得那水珠散开变为薄雾附着在空气之中,雾气四散蔓延,衬得那枝头朵朵白梅幻有幻无。远处爆竹声轻鸣,但在这园子里倒也衬得更加安静,抬眼伸出左手抚住刀剪,斜开双刃向着伸进窗口的白梅枝移去,并力而发缴下了一支。雪水混着花香滴落在木桌上,散开的花气润了空气,似墨滴晕开于清水之中,雾气氤氲,草草用窗边宣纸包裹住几只已经被剪下的梅枝匆匆跨门而去。

一路快走前往梅林,时不时会遇见早起的孩童兴高采烈的蹦跳着去拜年,倒也是巧了些,转角直碰上茶馆旁边开杂货的兔家,那小姑娘甚是讨巧,倾身将手中的几只白梅一并交给她算做是个礼物,交谈了几句便就携带着剩余的白梅朝着目的地奔去。这路上的一来一往,手中的白梅也就只剩下了一支,抬起长袖护住为余下的话枝匆匆进了梅林。看来自己是晚到了,若远之处便就看见那艳梅之下煮着茶水的人,抬起手揭开挡路梅枝怀着礼物前去赴约。

“真是歉了些许,有些事情给耽搁了。那家伙大早上又不见踪影只得独身前来赴约。”

还未等坐下,一句买梅花倒也是打了自己一个踉跄,低头看着怀中白梅想了想也算是没错,将梅枝递入人手里,微张唇齿回答了他的问题

“否,我带这来只是想给你个礼物罢了。”

提起衣袂屈膝坐下,虽说有垫子垫着,却仍可以感到寒气顺着桌垫直钻脊骨,看着面前的人已经开始忙碌,若是能再平常上一口他泡的茶也是好的,闭上眼眶指尖略过面前灿白的茶具,一旁倒也是放了一杯茶,用的也是平时自己品茶时用的茶具,看这色泽倒也心里有了些底数。

这茶具只衬苦丁,十有八九这里面的就是苦丁了。

茶汤初盛,指骨附上茶具抵至齿边轻轻吹拂,不料对方却似哄小孩一般叫自己慢些,清甜茶香漫进颅骨,微微皱起眉头轻轻压下一口,过度甜蜜充斥口舌更一步折了眉头,果不其然,枫糖的甜蜜对于自己来说有些太腻了。手把茶杯将之慢慢放在桌面上,想着他兴许不知道自己的口味便也没过多说上什么话语,第二杯茶被人递了过来,伸开五指抚住还微微发烫的白色茶具,望著茶水之中竖立着上下悬浮的茶叶,轻押下一口茶水。绿茶独特的青色自唇齿间开始蔓延,小朵白色茉莉漂浮在水中随着风尘左右飘忽起来,如同初舒展的晨叶,茶叶在汤水中逐渐展开叶面,散出绿色。展开眉头将弥散花香尽数纳入头颅。

不错,这倒也是个清神之物,但花茶应是给那女童更为合适些。

见他没了动作,指尖前伸弯曲骨节拦住了被自己早盯上的苦丁,指尖轻点慢慢附上了茶碟,平稳端起茶盏,附上杯盖稍用力将之顺着杯缘后移少许,仰头饮下少许,苦涩在舌尖爆开,又似流水一般蔓延深到舌根,惊异的熟悉之感在唇齿中绽放,苦涩,苦痛,并着哭泣长鸣无不充斥着头骨中的每一根神经。似曾相识的感觉,只觉得似乎看到了那女童笑起的样子,而面对自己的,是满天飞舞的魂蝶,摇了摇头驱散了头脑中不好的画面抬起头盯着他着急的样子,平淡开口回答他的是否满意的问题。

“很满意 茶艺。”

突然,一声爆炸声从天空传来,一颗爆竹冲上了天空,最终裂开直至绽放,继而一些烟花同时飞向天空,然后炸开。起头看向烟花展开的地方,雪花开始慢慢飘下,坠落在大地,好似是那烟花爆炸炸开了那些盛着雪花的云层。后来,雪花越下越大,细密至极,像是带着种子的蒲公英一般,在天空中交织成一张巨大的帷幔,北风开始呼啸,大雪正在降降临其间,隐隐约约间佛若置身于一个无界的白色迷宫,出不去,也不能回。又宛若天公潇洒,在雪白的宣纸上任意泼洒笔墨渲染出一种酣畅淋漓,营造出一种不知是浓破淡亦或是淡破浓的水墨意境,依然在飘着雪的天空,抬起手接住一片雪花,尽管指骨毫无温度无法融化那花朵。微起唇齿对着面前同样欣赏此情此景的人喃语起来。

“年至。”

“同乐。”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