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那一天

今天的天是灰暗的,像被涂抹上淡灰色丙烯颜料的船帆油画,如此的气势庞大又模糊不清。

人们相互预告着将有一场大雨的来到,欧洲的天气本来就是如此,就此自己也不打算有什么别的想法。垂眸盯着工作台上还在缓缓前行的金色怀表,是今年生日的时候父亲送给自己的,尽管他一直说是牙齿小精灵将枕头下的乳齿带走留下的痕迹。

微微勾起嘴角用手托着头颅撑在桌面之上,探出另外一只手的五指轻轻带动着金色的表链。父亲总是把自己当作小孩子,喜欢甜品,喜欢玩偶,喜欢世界上一切新鲜的东西。齿轮还在校正器上转着圈,锯齿相扣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雨前的世界是寂静的,这是上天将给予人类在暴风雨之前的一小段喘息的时间,因为人们常常对于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不知如何处理,所以天父给了世界酝酿的时间。

弯曲脊椎将整个身体都压在木质的桌面上,金色的怀表隔着衣物随着心脏一起跳动着,滴答滴答。自小羸弱的自己甚至还可以感受到金属表面特有的冰冷温度,侧头微微抬眼盯着窗外的云层,不知什么时候,灰暗的天空被划开了一条线,能清楚的看到灰暗的云层凹陷下去称为裂谷的两壁,明显反差出的珀蓝色天空异常显眼,不停飘动而过的轻云将蓝色更托上一个层次,像是在这之外,还有另一个世界,也许那就是天神所居住的,和平盛世所在。

窗台上早已枯萎的幼苗又一次发出了新叶,生机勃勃的绿色沿着窗框攀爬上了顶部,随着西风掠过摇曳起了一丝波纹,父亲说,新生的生命会给人们带来喜悦,更别说这是母亲所留下的唯一一个活物。看着两只幼苗盘绕着前进,淡淡勾起嘴角笑了笑。人就是这么简单的生物,高兴了就笑,不高兴就哭,就是这么简单。

“那天,我从窗子外面看见了火,是郊区的方向,一缕青烟升入天空中的那道缝隙。我原本不以为然这件事。”

“直到我发现,父亲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就是我,特雷西,最终的记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