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双佣】黑尾

原谅奈布和刺客披风奈布

     и我看到过一种鸟,是在五年前欧洲的土地上。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好日子,阳光不带热量也没有失去所有温暖,天空中一朵朵接连飘过的轻云将阳光打散了,有将之重合起来。我坐在树下试图赶走其实并不怎么存在的热量,常年居住在雪山深处使得我的皮肤对于这种阳光也太过于敏感。只是无意间的一抬头,那种鸟就出现在我的视野中,那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鸟,漆黑的身体在树叶间若隐若现,光滑的像是上的一层油般的羽毛在大好天气下十分舒适的抖动着。

     为什么我会说他们很稀奇?因为他们乌黑亮丽的尾巴总是收起,如长扇一般拖在身后,而且他们一族的成员少得可怜,他们就是

                   ——黑尾。и

欧洲大陆西部的克罗地亚总是能给人惊喜,地中海气候造就的远不止是特殊的建筑风格,它甚至还重塑了人们的心理个性。就像狂欢曲一样,这里的每一个音符都在雀跃着,它们跳着欢快的舞,组成了一曲又一曲乐章,每个人都踏着脚步,出演着每一幕舞剧。靠立在海边的栏杆上,只是盯着广场上舞蹈的人们欢笑,拇指绕过置于食指二三骨节处的硬币,然后弯曲,发力,将那枚被捂得滚烫的硬币一次又一次的抛起,又借助。海浪咆哮着将自己的身躯撞击打散在岸边的礁石上,海鸥的鸣叫不断从云层上方传来,像是找到了目标一样毫不迟疑地从天空中敛翼而下,就在快要直冲到金属栏杆上时,它展开了它的双翅,速度也跟着刹住,只觉得从后掠过一阵风,被梳理到头后的发丝也随风飘散开来,继而右肩一沉,它便轻如鸿毛地飘落在绿色的丝缕之中。

侧过头去双眼却正好与它相对,属于自然的动物就是如此充满灵性,它漆黑的瞳孔映照着整个广场,也恰巧捕捉到了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一丝红色。顺着海鸥的朝向望去,如同有着清晰路线一般为自己指明了方向,掰开手掌中小巧的面包,一面将硬币握在手中,一面又用被撕裂的面包残屑去喂食肩上的这只海鸥,等它用锐利的喙捻住面包屑,自然而然地抬起手将它驱赶而去。广场上的人们仍在欢跃的跳着舞,迈脚而出继而腰盘挺出带起了腰身,右手上伸从背后拉起了橄榄色的兜帽,皮鞋触碰鹅卵石发出低沉的声音,脚踝一转,顺势将手中捂得滚烫的硬币扔在一旁街头艺人的琴盒之中。

     и没错,我来这里并非体验当地人的热情,也并不是来欣赏地中海海浪拍打在岸边礁石上所绽开的浪花。

    而是为了另外一个人,一个也许和我长得一样的人。и

     и人们有时候会说:“世界上只有我一个,我是世界上唯一的个体。”当士兵并相互谈论着那抹跃动在天际的红色时,他们总会指着我喃语,佛若我就是他们所说的。

     于是我跟随着他们的话语,从中东来到了欧洲,为的就是有一天能看到这可能并不存在的人,即使内心仍不相信这种事情。但终究来看一看也是有好处。и

那抹划破天际的殷红正在向市中心移动,别于常人的路径总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更别说是红色这种暖色。微微上扬头颅盯着跃动在房顶之间的人,勾起唇角只是淡淡起笑,小腿肚发力带动四肢向前冲去,左手抬起张开,使得整个手掌附着在冰灰色的栏杆上,身体向左一斜,带起腰部肌肉翻转而起,越过面前的障碍物后,只是随着那指定的路线向前跑去。

在翻越一个又一个障碍物后,街道上行人的惊呼总算是引起了房顶上之人的注意,红色的音符不再跳动,他在一栋大楼上停下了脚步,小跑几步之后也随之稳下步子停在了原地。这点距离虽对自己这般拥兵体质不在话下,但长时间的奔跑仍然压迫着神经使得肺部有些缺氧,小幅度前倾身体用弓下的背脊来掩盖自己轻微的喘息,即使不用看也知道,那人正盯着这般狼藉的自己,等气息顺畅之后咽下了一口气,紧接着便抬起头来查看情况。下午的阳光恰到好处,将高台上的他整个人都溺在阳光的阴影之中。眯起双眼试图看清他的面容,却连五分钟都不到,那个红色音符又开始跃动在克罗地亚这个城市的五线谱上。

    “好吧,该死的家伙,这是你逼我的。”

当一首舞曲演奏完后,日光从树叶上渐渐隐去,天气只要一暖和就会消失的轻云又一次占领了天空,淡泊的云丝纠结在一起,被天空织成了一段轻纱,云层从这头飘到那头,接踵相连,给午日蒙上一层隐约的水汽。海的女儿——永远的鱼美人光洁如玉的肌肤带着闪亮亮的水珠在遥远的地方忧伤的凝望着海洋,令人伤神的歌曲随着海风吹入城市,贯透着城市的每一处角落。

撑着面颊轻轻的哼着尼泊尔最古老的歌谣,背靠在一处建筑的阴影之中,只是安静地打量着那个刚停下脚步的逃跑者。抬了抬眉头,将面前的良好景色尽数纳入眼底,和往常的自己相似,士兵的神经总是敏感的过头,正如猫头鹰那盘子状的翎羽对信号十分敏感一样,而且是和平常一样充斥着暴力。不出一会儿,他就已经盯上了自己所在的位置,迈开脚步,轻轻的跃下高台,皮鞋落地时的速度化为剑刃,直划破近地面流动的空气,左脚后探屈膝稳住身形,长舒一口气后,才慢慢的抬眼看着面前的人。

即使宽大的帽兜随风而起,遮住他的面容,但却仍然可以最为直观的与他似鹰隼般锐利的眼神碰撞出火花。相顾无言,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海浪因礁石击碎它的魂魄而愤怒的咆哮声在耳畔回响,散开的水汽也在空气中氤氲着,对于对方冷漠的态度始终不以为然,闭眸轻笑两声打破了沉寂,睁开瞳眸的同时将帽子拉下,那刚才始终还锐利的神色居然开始变得充斥着惊讶和柔和。未等对方开口,声调下转带着一丝玩谑一般逼出喉间字符。

           “奈布萨贝达,找到你了。”

    и黑尾这一辈子啊,都在寻找另外一只黑尾,因为他们稀少珍贵,所以大部分黑尾都找不到对方。但他们与生俱来的心灵感应,使他们始终铭记——

                  他们渴望对方。

    他们一生都在寻找,按照暗自定下的目标,寻找一生。

                   但幸运的是,

                  我,找到了。и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