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灵绘】一方净土

#对于产粮失去信心

#我只会咕咕咕了大概

#主mtt,可能提及其他的

#梗来自于陌神仙的摸鱼,屠杀线了解一下哦

#抽出空来想给陌陌摸个鱼,关注了这么久其实也不怎么了解所以我要光明正大的ooc了o的k

#陌神仙的mtt真好看,所以要写,但是不是很明白mtt是个啥样的,所以翻了老久重新研究了一下,我只能说我尽力。

#题外话:陌陌你的贺图我收到了!超好看!@老陌想约稿

                         一方净土。

                 ————————————

三月,正是到了桃花初放的日子,时候生得也是巧,上九之日天气也难得的放开了晴日,清风卷带高处青云直至消失,靓丽的女子们也呼朋引伴着涌上街头,人们总会在这几日让那些女子好好的享受一下世界的美妙。

指尖绕过檀木扇缘并力而发带出弧线展开了扇面,虽说身上仍裹着微薄的淡紫色披风,再者天气也还没热到像那些需要靠扇子来维持温度的日子,但平日养成的习惯到了如今也难再改变了。闭眸,后倾身体紧靠着早就叮嘱店中伙计置放在门前的摇椅上,慢慢悠悠的小幅度压住气力使得半月型的摇椅随着自己摇动的方向开始工作,甚是惬意的笑着用扇子轻轻的上下扇着带动鼻尖空气,阳光打在脸面上的温度刚刚好。
        
                        真是个好天气。

毕竟期在十九,属于女子们的节日当然少不了胭脂铺的主场,络绎不绝的女子欢笑着踏进铺面,自己原本雇着的几个伙计已经有些忙不过来了,抬起右眸,被隐于黑色发丝中紫眸将面前的一切纳入眼底。近几日的空气闷得人有些心烦,罪魁祸首也许是随着春季微风四处飘扬弥漫着的类似尘埃一般的颗粒,没办法大口大口的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也是让自己愁了好几天。利用摇椅上摆直至停止的一小段时间用瞳孔打量着每一位踏进胭脂铺的女子,甚是努力的想要从之间找到那个声音——属于废墟居住者的声音。

自己也不曾记得到底上一次见着她是在什么时候,可怜的怪物失去了两个孩子之后变得异常起来,离开了热闹的城区偏偏选择了那样一个地方居住。上次见面也许是在上一个十九,也可能还要往前,联系起空气中弥漫的杂质大概心里也有了个底,但始终希望不要和自己想的一样。皱起眉头静静的思考起来,摇椅也不知何时慢慢悠悠的停了下来,世界陷入沉静直到那些年轻的雇佣店员将茶水抵到了自己的面前。睁眸下撇盯着茶杯中竖立在水面上似浮标一般的茶叶因温度上上下下,手腕右移微用气力合拢扇面,继而单手接过茶杯,抬起扇子往后挥了挥意识他去帮忙。

                       但愿我是多想了。

               ——————————————

                梦碎了,也会还有醒的时候。

三月,依旧是三月。桃花绽开了花苞,个个似亭亭玉立又保持着害羞情绪的姑娘一样,始终还没正面对人,她们耸着肩胛骨,娇羞的转过头去看着远处,吹弹可破接近透明的皮肤惹得人甚是怜爱。最后的鸽群展开双翅扑腾到空中,划着弧线朝着不知名的地方飞去,也许是预料到了风雨之前的黑暗,好尽早回到他们温暖的巢穴去。

侧头用修刃将手中的桃枝割断,挑了几只将他们放在白净的花瓶之中,前面的那些怪物果不其然被那外来的孩童给杀了,灰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还带着一些灰尘,将他们做成了完全听命于他们的傀儡。皱起眉头盯着面前的瓶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突然猛得抬手将手中锐利的修刃推出,任由尖锐金属划破面前的空气扎在木质的门框上。赌场外面正卷席着呼啸大风,唯有辨出提着这把淡蓝色纸伞的绝非住在外城区的那个被称为sans的家伙,即使这是他专门的纸伞。对方似乎不太喜欢自己这种特殊迎接她的方式,咂了咂嘴只是轻轻的将纸伞靠在门板边上便就迈步向前走来。

     “本少还以为是哪位稀客挑选淡市之日来登门拜访。”

                   “原来是你这孩童吗。”

她还在向前,绝非平日那样的气息,更多的像是那可怜怪物以前的那个孩子,屈膝伴着她的节奏有些仓促的向后退去,直到整个人抵在那个排放着花瓶的赌桌上时才面前停了下来。庆幸的是,那孩童也没在上前,她停了下来,垂着头颅,也许是她知道自己不是幻兽即使杀了自己也没有什么用,但事情绝对不会如此简单。握住檀木扇的手指一点点收紧,因紧张而流淌出的汗水近乎浸湿了自己的手掌。

突然,一阵利风对着自己的面颊袭来,快速抬手转腕用手上算是坚韧的扇子接下了这一击,果然没有这么简单。向后仰着头颅尽力避免那刀刃伤到自己,尖锐的金属刀刃硌着扇柄上的花纹细细作响,从没料到过着女童居然有着如此大的气力,只好加大力度沿着扇柄直直将她的刀刃压在一边,手腕一转借助拇指压住扇缘的力量猛得打开扇面,外力作用使得她手中打了滑,刀刃自然而然的掉落在地面上发出清脆而沉重的声响。

                              好险。

“好吧,和那粗鲁的女将军不同的,本少并不想和你舞刀动枪的。”

                         “打个赌如何。”

手指还在颤抖,刚才那番突如其来的重击搞得自己现在有些招架不住了,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将扇子合拢,然后让手靠在背后企图缓解手腕之间弥漫而出的酸痛,勾起嘴角带着一丝苦笑之意后退靠在赌桌上,撩了撩垂在身边的衣物睁开瞳眸带着些许嘲讽的盯着面前这个对自己的话语甚是感兴趣的孩童。

             “赌注就是你我二人的性命,如何?”

                  ————————————

                    梦碎了,我在梦里死去,

                 但还会有下一个梦的,对吧

                一方净土,必有一方人来守候。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