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佣械】一个预告

是弹簧手和机械师的
可能是个刀子吧



她总是很好看啊,离开了暗室之后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散落在她的脸上,透彻的眼眸随着沙沙作响的风尘闪着光芒,是生机,是幸运,是属于一个瑞士女孩该有的样子。

怀表在滴答作响,指针随着时间流逝而缓慢向前,我能听见空气中微弱的声响,能听见树叶翩舞带起的尘灰,我闭上了眼眸,感受这自然和时代缓慢向前的步伐。一棵树的生长繁荣直至枯萎反绿,它都身处自然,感受着世间万物的生息,褐色的学徒帽正在下滑,逐渐遮住了我闭上的双眼,它将阳光最后给予双眸的暗光带走,换来的只是一片更黑的黑暗。

我能听见女孩清脆的笑声,她勇敢,而且自信,她沉浸在自己的机械世界里。特蕾西小姐是金铜色的,是齿轮的颜色,是她头发的颜色,是她眼睛都颜色,是世界万物进入生命轮回之前的颜色,金秋,是她的季节。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细长的手指搭在我的帽子上,沿着车轮线向前滑走的触感,我知道,是她,等我猛得拉开帽子企图直起身体用双手去将她纤细的腰肢拦在怀里的时候,

却发现




她随着金秋的落叶,一起消失在风里,无声无息,如同从来就没来过一样。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