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佣兵单人向)


骁勇善战,永远是用来形容廓尔喀人最最准确的形容词。一名英国陆军元帅曾经这样评价:“如果一个人说不怕死,他要么是在说谎,要么就是廓尔喀人

            “ हम मवेशियों के संरक्षक हैं ①”

他们是这么说我们的,当我们的身影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他们总是畏惧者,并且就像是准备执行死刑的囚犯一般恨不得马上跪在原地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做上一次虔诚的祷告,祷告着神别把他们的魂魄收归于天际。尼泊尔弯刀②一次又一次的被抽出雕刻精美的刀刃,鲜血所著成的花朵一次又一次的在天空中绽放,我们不在乎结果如何,就算是任务失败回去要接受严厉的惩处,我们都无所畏惧,我们在意的是杀戮的过程,享受火热的鲜血溅射在脸颊上的那股温热,在意的的是敌人惨痛的声音划破那些乌鸦尖锐的鸣叫直击耳膜的颤动。

       廓尔喀人所行走过的土地,鲜血总是浸湿土壤的深层,直逼地心。

       “ मैं कसम खाता हूं कि मेरी सेवा समाप्त होने तक मैं हमेशा आपके आदेशों का पालन करूंगा ③”

誓言都是假的。我不愿为任何一个侵占土地的英国人服务。 他们用残暴的方式将尼泊尔的大门展开,他们随意侵占廓尔喀王朝,那个属于我们最辉煌的时刻,却要经受如此打击④。最为讥讽的是什么,荷兰的郁金香解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美丽,缤纷的花朵下面都是黝黑的土壤⑤,我们仍为英国人服务,靠着他们侵占尼泊尔的方式去侵占其他中东地区。但雇佣兵们谁在乎呢,成千上万的月族人将父式族和母系族的忠告忘在脑后⑥,仅仅是被那高出国家年收入35倍的月薪吸引注意力⑦。可笑至极,荷兰的奶牛发出了凄惨的嚎叫,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大不列颠将国家的时间延长,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日不落帝国。整个国家的恶魔都在黑夜中欢呼舞蹈,每一个绅士的帽子下面都藏着一个恶毒的魔鬼。

枪带在肩头来回摩擦着,断壁残垣总是遮挡不住风尘呼啸,火焰在战场中熊熊燃烧起来,火势几乎到了无法挽救的局面,枪声萦绕在被火焰照得如同白天一般的战场上,耳边尽是少数火药燃烧发出的轻微爆炸声, AWPE是把好枪,比起相近的枪械他总会让我想起故乡的土地。

                “距离目标三百码。”

轻轻开口回答着耳机中传出的询问,电流窜动着在电线中打击着绝缘壁的声音在现在听来是如此的清晰。阿富汗,另外一个英国在世界地图上棋子,若是放在以前,这里的天就和世界版图上的海洋一样湛蓝无比,云丝飘散继而又纠结在天空上。都是美丽的梦境,直到军队到达这里,将画面搅得浑浊不堪。得到命令之后再一次抬起枪械使得枪口对准那位高级军官的头颅,轻轻的扣下扳机,子弹嵌入神经带来的痛楚让他倒在了他的位置上,接着便是其余士兵毫无目标的扫射。

   “目标清除完毕,准备撤退。对了,杰维娜,”

           “你有认真的想过,和平吗。”

耳机那边的女人没有说话,自心底明白她根本做不出任何回答,也不希望她能对于现在这场战争有什么回答。答上一句over便就带着自己的枪械沿着高楼边缘往下撤,当身体刚刚触碰到土地之时,耳机里面的沙沙声告诉了自己她有话要说,稍微停顿两秒之后抬手按下接听开关,迎面而来的只是甜美的女士说出的与声音不成正比的冷淡回答。

“不能,也不需要。奈布,我只知道你不适合这个行业。在战争结束后,你的服役期就满了,我们将停止与你的续约。”

   “你适合展翅飞翔,而不是被囚禁在笼子里。”

英国女士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雇佣兵靠着战争吃饭这些话也不是平白无故的,在他们为我打上标签之时,那张空头支票就开始准备兑现。至少我很高兴。他们是这么评价我的,奈布萨贝达可能是一个另类的廓尔喀人,他更像是雄鹰,展翅翱翔于天际,他的心不属于任何殖民者。

这个使每个尼泊尔小伙子向往的地方,今日我便要从这里离开,战友们挨个拍了拍我的肩膀,只是简单的几句问候之后他们就转身回到军队了。我们在阿富汗这片战争侵袭过的地方分开,他们就要撤退然后回到那片种满郁金香的土地上去,等待下一个赚钱的目标。而我,正面对着满是喘息声和呻吟声的难民窟,透过沾满血液的半透明墙隙看着正在落下的夕阳,金黄色将大地铺满,像是特意掩盖那些战争的痕迹一般,我盯着那些难民的眼睛,失去光芒的眼睛中充斥着恐惧,更多的却是咒骂。鸽子们这才胆怯的出来觅食,就像是和平终于从角落里出来了那样。普里特维·纳拉扬·沙阿曾经说过,廓尔喀人属于尼泊尔,更应该属于自己。

     我曾承诺过永远为英国人服务,永远效忠于战争,但我说过

                   誓言都是假的

          “ भगवान ने शांति आशीर्वाद दिया⑧ ”

      我将军刀埋在这片土地下,然后去展翅飞翔。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