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佣械)行者

#某种意义上对巧克力松饼的执念

驼铃声响。

一支规模不算太大的驼队在沙漠中蜿蜒前行,驼铃在风尘中来回摆动而发出的声音本应是清脆的,却又在沙粒常年累月的摩擦中变得嘶哑冗长,不像是以往,不会再在千里之外听见叮当响的驼铃。沙漠中的风尘比其他的地方大上好几倍,狂风拂过细沙堆积行成的沙丘,沙尘聚集翩飞似有薄纱遮掩住的半边天,云丝在空中汇聚成云,遮不住蓝天,也遮不住光芒。

————

瑞士,钟表王国。

我不管在哪里都可以听见滴滴答答的机械齿轮转动的声响,人们的嬉笑谈话无不充斥着机械特有的声响,一下两下,齿轮在不断交合,又再一次分离开去。机油蔓延在齿轮细小的缝隙中,像毒蛇一样,吐着信子亮着獠牙,弯曲着身子在缝隙中前行。

我始终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沉迷机械,没有思想的物件只会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更或者是没有了机油滋润而将铁锈来回摩擦发出的刺耳声响。

————

“和他们打个招呼吧,奈布。这些阿拉伯人从这里去向遥远的西方,然后交换他们的物品好养家糊口。今天的天气远远比以往好。”

没有吭声,轻瞌上双眼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商人前进的步伐只要没被阻挡,他就将继续前行,他们因干渴而龟裂发白的嘴唇在喃喃低语着什么,不是阿拉伯语,也不是英语,是一种夹杂着口音而模糊不清的言语。狂风呼啸而过带起沙尘,沙粒相互碰撞发出的杂音遮挡住了那些祈祷语,踏上征尘就代表着生活的继续,又时也会代表着生活的结束,未来对于谁来说都是未知数,只有去试试才知道。

“得了吧,没什么和他们好聊的。他们雇我们来不是为了说闲话,安东尼奥。”

看着同伴帮自己解了围便也就不打算再出声,光与影以最畅直的线条进行分割,分明的不均用一道金黄将之分离,没有生机盎然的绿色,就连柔和和煦的阳光也不想在这里停留,留下的唯有炽热的温度。身下的骆驼还在慢慢悠悠的向前迈着步子,自己的身体也随着骆驼的前行而来回摇晃着,驼铃发出一尘不染的叮叮声。抬起左手将头顶因为风尘而几乎掉落下去的兜帽再一次遮住自己的上边半张脸,松开手指继而双手握住缰绳,指尖与粗糙的缰绳相互摩擦着,一些尖锐的干草因此冒出短芽深入指尖缝隙中,刺痒着触觉,眼中的光芒有些暗淡下来。

————

瑞士,清晨。

窗外的金黄和黛赭相互交融,太阳正在从东方悄然升起。清晨的新鲜空气或许不是最好的,但至少能让我暂时脱离机械的苦海,时间还早难得享受短暂片刻的安静。一条冰冷弯曲的铁质梯从楼底蜿蜒而上直达最高层的房间,军绿色的房门上挂著一个小巧的钟表样的图案,有趣的瑞士。不算太大的房间仍旧收拾得十分整齐,叹了口气直愣愣的坐在桌子前面。

还未打算做些什么就听见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响,没有猜错的话就是楼下钟表店的小女孩又一次送来了她制作的松饼,夜晚总能听见她和她的父亲嬉笑的声音,真是幸福啊这样的生活。直直走向门口慢慢的打开门,香气扑鼻而来直至在整个房间里盘旋,正处于花季的少女甜美的笑容就和天空新生的太阳一般耀眼。侧身让出足够的距离好让她进来。

松饼很诱人,不是吗。

————

北非,那地方对于自己来说是陌生的,属于廓尔喀人的地盘只有靠近远东的中东地区,很显然,这些被称作商人的牧人只是牵着他们的骆驼走出沙漠,企图要和那些冷漠的资本家谈生意,这都是在说笑,他们明明是得不到一丝利益,但生性自由的他们还是愿意一次又一次的踏上旅途,去倾销他们的产品。可怜的人活在官僚地主们和资本家们之间,他们被压榨,被凌辱,却仍是任劳任怨始终无悔,他们的民族本性中充斥着奴性。

椰枣不像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吃,长时间的晒晾让水分都已经融入了空气之中,那味道就像是干涩又带着一丝甜味,很奇妙,摊开双手接纳下了商人们所给予的清水,干渴的嘴唇得到滋养变得红润起来,用手指蘸取少量清水带下睫毛上的沙尘,旅途上痛苦的,商队行驶在沙漠之中,一直向往着从前方飘来的氤氲着水汽的空气。盖上瓶盖将之递还给那人,微微点头以示自己已经满足这些。

古老文明所积淀着神秘感也无心情再去打探,一切都任由时间将之沉于记忆深处,长叹一口气又一次拦住了那些沙尘进入自己的兜帽之中,低空滑行的红鹰如同利刃一般用两边充满力量的翅膀将呼啸的狂风划破,强而有力的鹰啸突破长空,佛若带领驼队去往目的地。之后的时间中,再也没有人用开玩笑般的语气代替沉默,每个人都明白,消耗体力将是行驶在这沙漠中唯一愚蠢的事情。

将要抵达的地方,会是哪里,我们将起点抛之脑后,也并未对于重点有过多的遐想。我说过,我们只在意过程,就像在刺杀过程享受鲜血喷薄出人体的那一瞬间,没有过多的精美语言去修饰,没有因为。

————

初秋。

太阳灼眼的光芒被开始有枯萎迹象的花朵所掩去,金秋的凉爽已经抹去了那些属于夏日的炎热。秋天这个季节刚刚好,没有凛冽刺骨的雪花,也没有炎热入脉的热量。天气在逐渐变冷,但太阳依旧耀眼。城郊方向的意外爆炸事件过去了将就一个星期,楼下的住户似乎也安静了下来,拿着这般话说来,不如说是整个城市都安静了下来,钟表不再转动,指针和时针不再交替,是的,这些瑞士人将时间定格在了那一刻。窗口摆放的枯苗在是一个星期之内抽出了嫩绿的新芽,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结果也可能是不为人知的。

转头从明亮的窗口望向窗外,乌云随之接连而至,刚刚还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太阳已然被乌云完全遮挡,风从南边吹来,卷得那些云丝纠结得更加紧凑,雨滴散发得清新的味道扑面而来,老旧的窗帘翻飞如同舞者一般自由。
想吃松饼了,巧克力的。

————

北非的边境,沙尘已经比前段路程的小了很多,甚至能感觉到包含水汽的空气扑打在面颊上的那种令人舒畅的感觉。城市和乡村的交界之处满是异色瞳眸高挺着鼻梁的当地人,手指顺着帽檐往上直到尖顶,手腕下调压力落下兜帽,侧头拍了拍肩甲上的尘土,抬起头来之时盯着那些商人继续骑着骆驼前行,随着骆驼的摇动身体也在不断的前倾着。

啊,是多久没看见这幅场面了。

眨了眨眼眸抬手向着身后一同跟随着的兄弟招了招手,侧过头去看着同样拉下兜帽的人也只是淡淡的勾起了唇角,微微发白的嘴唇之间还晕着一些少许的沙尘,咂了咂嘴用手腕上缠着的布条擦去沙粒。既然快要到目的地,那么体力的消耗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害怕了。将近三天以来的颠簸使得大家都疲惫不堪,细小的沙尘润入枪油之中,交合而成直接凝聚成了沙团,没有一时半会的清理还真不好整理。

“想走哪里去,我们去转转怎样,天色不早了,看来那些商人要在这里再住上一夜。走完这一段,那些闪闪发光的金币就归我们了,其实很容易吧,这比买卖。”

“害怕沙漠里的盗贼,说真的,这么大的沙尘他们也懒得出来劫商了吧。”

(是的。)

出声迎合着他们的对话抬手拍了拍骆驼的驼峰,巨物慢慢悠悠的屈下膝盖跪在地面上方便人下来。被训练得如同宠物一样温顺,这大概就是我们的境遇了吧,没办法逃脱那些人,只有等到退休的年龄。伸了个懒腰弯臂将披风打理整齐,抬手将满头的沙尘拍下,淡褐色的头发被自己用梳子耷拉在头顶,剩下的碎发也就没再去打理。

走吧,去看看,也许会有松饼不是。

————

特蕾西小姐。

那家钟表店的门被紧紧关闭着,可能是因为天空暗下来的缘故,那头金色的头发在铜色的机械齿轮中间显得异常明显,止住前进的身体歪过头来盯着她,手中的纸袋顺着身体的止住开始左右摇摆起来。转回身体来随着她的动作慢慢的蹲伏在地上,双手耷拉在膝盖上将松饼放在地面上,抬起手轻轻敲了敲玻璃门,吸引人注意之后用手指了指地面上的纸袋。站起身来紧着自己的步伐向前走去,不想知道,也不愿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上面曾经说过,不要知道的事情最好不要知道。

没有因为。

强劲的南方刮了一整天,一滴雨也没有落下。

————

驼铃阵阵,鹰啸连绵。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