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歌德&席勒】欢迎回家(上)

(一)


今天对于这片大地来讲是个幸运的日子,歌德轻轻的从病床上坐起来,慢慢的转过头去看向窗外,他只需要直起身子来靠在柔软的枕头上就可以透过茂密葱笼的树叶间的缝隙看到不常见的太阳,他将双手抬起,摊开来放在由于双腿的缝隙而凹陷的洁白的被子上,米色的阳光穿过玻璃在他的手间落下,如墨水滴落在清水中一样迅速散开,以至于将整个手掌在瞬间淹没,阳光暖暖的,这使他昂起头颅来尽情享受这一刻。


  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是否醒着,有没有看到这阳光,这 很不平常,他应该看见!歌德唤着护士,一身身着洁白连衣裙的护士带着病历站在他的身旁,她没有说话。歌德只能从她口前戴着的口罩的起伏中看出她还活着,气息透过厚实的棉布,一点点漫延在空气中,一股薄荷和药水相合而生的特殊气味在歌德的身边环绕着。他清了清喉咙,用手扯着护士的袖口轻轻的询问着:

“今天的天气真好,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这样好的天气了,所以今天,我可以去看一看我的朋友吗?女士”

这一刻,她才知道眼前的这位老人还没有知道这件事,她回头看向门口,和她一同前来的一位医生正站在门口等她,他一直低着头直到房间里的对话后才抬起头来看着她。护士有些犹豫,但当那们医生向她点了点头后,她长叹一口气又转过头来。她弯下腰来抬手小幅度拍了拍他清瘦的背脊。


“抱歉,先生,我想您不可以去看望他了”


“为什么呢?是我的病情加重了吗?没关系的,今日的阳光很好。” 


 他不甘地继续询问着,只是语气有些急促起来,像一个要刨根问底的孩子一样。


“不是的,先生,您的身体很好,只是席勒先生……”


​“我的朋友,他怎么了?他出院了吗?我的上帝,我真高兴他能好起来。”


 护士顿了顿口气,在一番犹豫后还是说出了本不应该由她来说的真相。


 他迟早会知道的,她这样安慰着自己。


 “前阵子的天有些冷,您还记得吗?先生”


 “是的,美丽的女士,那场风吹得来之不及就像夹了雪花一样,我还叫你给我一床薄被。今天就出太阳了!真是幸运”


“正是因为那阵风,席勒先生着了凉,病情加重了不少,他没能经受得住变化的天气,在今日早晨,他没能睁开眼睛和您一起分享幸福。”


当最后一个词语的音节完全消失在空气中时,护士能够感受到袖口上的力度减轻了不少,空气一下子沉寂了下来,只听得见清脆悦耳的鸟鸣,她盯着面前的老人,等待着一顿辱骂或是一场哭泣。


“哦,这该死的天气。但还是谢谢你了,女士。”


出乎意料的是,歌德没有像其他病人一样大哭大闹,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又一次靠在枕头上,他看向窗外,越过了桌面上置放着的鲜花凝望着窗外。阳光还是像先前那样笼罩病房,房间里的温度也适宜得令人想好好的睡一觉。他眯上了又眼,护士也十分知趣的退出了房间,顺带拉上了房门。


午时的医院走廊,一切都昏昏沉沉着。一阵阵轻微的鼾声中,夹杂着老人微小的抽泣声。


(二)


欧洲的四季如出一辙,阴雨天接连着阴雨天,细碎的雨滴将身体敲打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几年之前,歌德离开了那家医院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内,甬道还是那么大,小的画框还是摆放在桌子上中央,就连花瓶中的鲜花和烛台上蜡烛也和他离开之时一样。就像他根本没有走过。他静静的坐在窗边,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发呆,什么都还在,只是席勒不见了,他没有发表任何感言,手指一遍又一遍抚过羽毛柔洁的根须。房间里静悄悄的,雨还在下着。


门下的铃声响了起来,歌德知道那不是风干的,他缓慢的直起身来,挺直了因长时间坐着而有些僵硬的腰肢,他往楼下走着,脚下吱吱作响,木板的低吟告诉着门外的拜访者主人的来到。


“稍微等我一下,一小下就好,先生。好了”


他打开了门,一顶大大的羽毛帽被对方用手带下来抵在胸前,歌德定神一看,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公爵陛下,下午好”,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您这么远跑来还请问?”


“哦,亲爱的朋友,我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


没有邀请,歌德侧身给年轻的新公爵让出了一条道路,公爵也就拍了拍身上的水渍,踏入了他父亲曾经修建的房子。


“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吗?陛下”


他一边询问着,一边动手递给人擦水的毛巾,年轻人接过来,擦拭着嘴角胡须上的水珠。


“我们找不到席勒了”


如此熟悉的一句话,歌德上一次听见时还是在二十年前。他愣了愣神,在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有些着急的继续追问下去。


“怎么了?为什么会找不到了?是因为潮湿的天气吗?该死的天气!”


“冷静一下,亲爱的朋友,这和天气没有关系。”


“教堂的地下室有过太多人了,成片成片的白骨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在前段时间教徒们清理地下室时,才发现他们分不清那些骨头属于谁了”。


他安静了下来,听到这些他才意识到已经20年了,席勒早已化成了白骨,而他也并没有处理好他的后事。愧疚带着思念融入了他周身的血液,他的脸因痛苦而纠结在了一起,他皱起了眉头,又一次看向了窗外,雨仍然下着,有了加大的趋势。歌德沉默了下来,张开双唇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是一个音节也没有发出。


“我知道了,请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找到他,我伟大的朋友不能在枯骸中沉睡,他就像太阳一样,应该闪闪发光。”


他说道,像是酝酿了很久,又像是脱口而出。房间里又一次沉寂了下来,他看着窗外,泪水中合着坚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