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斯特曼之眠

点击查看陈枭滴lof食用说明


【chara无脑吹,对于旳旳的tribe是酋长chara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刷酋长frisk和sans】
【绿纹大触无脑吹,请不要在下面评论什么关于绿纹的其他称号,要么说杰克,要么叫绿纹,看到其他的删评论没有理由,申明我只喜欢绿纹,也请不要给我看到任何和dw有关的拉郎,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我排dw,谢谢。】
【票软,万笛我都吃,吹克罗地亚,独爱莫德里奇】
【西木啸风我永远喜欢,我想写其他的cp我会写,请不要刷我小窗强行塞给我什么其他的东西,非常感谢。】
【禁止ky,杂食人士。但也请不要在cp下面刷其他cp,不然就不要怪我骂回去还删你评论】
【对所有角色都很尊重,不要给我刷角色名字之外的其他称号,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这样做在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成功把我惹到了,不要怪我挂你】
【禁止盗用,如果你想要转载请向我询问授权。如果你看得上我的话】

【佣械】我在未来里看见了你(三)

-独佣械
-偏真实向避雷

-对不起!拖了这么久更新!

-非常的对不起!


当从大西洋海面上吹来的西南风越过宽广的大陆,用水汽为阿尔卑斯山的山顶加上一顶精美的白色绒皮帽时,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三年时间的奈布知道,瑞士的冬天到了。酝酿了几个月之久的雪花从云层之间嬉笑着飘落,在利用自己奇妙的六边形身体踮着脚在地面上转了一个完美的圈后最终融逝在几千人踩踏过的已经有些微微下陷的青石板的缝隙中。这三年对于奈布来说过得着实有些太快了,年长于他的安东尼奥已经在两年之前告别瑞士独身前往兵营了一同前往的伙伴们也在这些年里陆陆续续的离开,有的背弃了自己的初衷去做了商人,也有的顺从了愿望前去英国。最后还是到了他自己做出选择的时候了。远在雪山深处的家里还在等着他去养活,因此,他必须尽快的作出决定然后行动起来。奈布坐在阁楼的窗子旁边看着逐渐凝结在玻璃四周的冰晶,在雪花漫舞的街景中映照出他的模样,相对处于温暖房屋中的他来讲,尼泊尔是别有一番寒冷的。母亲和妹妹在严寒来临时被寒风吹得冻红的脸颊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奈布侧身用手撩开外衣,从内包里拿出一枚小小的银币这是母亲临走时放在他受伤的,这枚银币对于他来说不仅仅是代表着家人对他的祈祷,更是希望。奈布将银币纳入双掌之间,闭上双眼低下头颅用额头抵住双手的骨节,嘴里喃喃的念着


“牛神保佑,希望我的选择没错。”


“奈布,奈布你在上面吗?能下来帮我一个小忙吗!求求你了”


少女稚嫩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奈布听见了他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便急忙将手中的银币放回原位,一边整理着外衣一边匆匆忙忙的从楼上往下走。等到他整理好衣物抬起头来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特蕾西已然坐在镜子面前将她金铜色的长发自身后提到身前,用纤细的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梳理着那些因长期烦于梳理的而显得杂乱的发丝。特蕾西从镜子的反射画面里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廓尔喀人,她转过头来眯眼笑着招呼人过来,等到对方走到椅子后面时她才急忙俯身将剪刀从木桌上拿起,继而抬起手递交给他。奈布接过剪刀,又看她如瀑般耷下来的头发,心里也就对人所谓的帮忙有了一些知晓他空出的手抬起金发,张显刀刃将刀刃抵在发根,微微低下身来使得头能进一步靠近人身边,尽量放低声线将自己先前的纠结情绪压下。


“从这里开始剪好吗?特蕾西”


看着女孩点了点头他才止住话语来继续手上的动作,只听见咔嚓一声,她眨着一双大眼睛,听到清脆的声响后便知道头发被剪下,当奈布修整好她的头发后把手上的断发交到她手上时,她用双手托着散开的头发若有所思,来回摇了摇头后仰起脸看向正在擦拭剪刀的人,不出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问道。


“奈布,你觉得我是长头发好看呢,还是短头发好看呢?”


本当只是玩笑的问题问得廓尔喀人措手不及,特蕾西看着他差点剪刀自己的手,又把自己的玩笑当真而仔细思考着的时候,急忙

捂住自己的嘴抑制住笑声,不善言语的廓尔喀人在一时也是无法回答得上来。奈布一边放缓手上的动作,一边时不时地用眼睛瞟向门口,他可从未有这么想要听到扣住那扇门的门铃发出的清脆声响,就在气氛陷入尴尬的境地时,那阵盼望已久的门铃声使得他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是落了地,列兹尼奥先生提着纸袋站在门口也只是看着面前的两人笑了一笑,在招手将小伙叫来叮嘱他把东西放到厨房去后,他才转身走到他亲爱的女儿身边,他从特蕾西的手上接过断发后小心翼翼的放入一个信封之中。


“找个时间我们把他埋起来吧,我的小姑娘。快动起身来我们准备吃午餐了,集市上的芝士很新鲜,你一定会喜欢的。”



列兹尼奥先生感觉到最近寄住在他加的小伙子最近状态不是很好,自从前几天街头那家杂货店的伙计来找到他,用熟练的印度语交谈了一阵之后,他能看出奈布的神情就又开始不对劲了。要是从头说来这样的表情最早是在街头酒馆里那个叫做安东尼奥的小伙子来找他的时候就有了。


“真是奇怪啊,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列兹尼奥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喃喃低语这,他站在原地,只是俯身将头靠近镜面打量着自己的面容,近日来的繁忙导致他没有时间来打理他的胡子,久而久之那些金色的草原已然变成了规模相当的森林。他拿起放在浴室镜子前面的剃刀,用手最后一次抚过胡渣以示对他们的留恋。他皱起眉头,就着水和泡沫开始修剪过于茂盛的灌木丛。



奈布站在门口静静的等着男人,他低下头盯着鞋尖,脑袋里却仍然思考着先前的问题。对于他来说去还是不去都可以,因为没有什么必须让他离开的理由,就算不去英国,他也有一份安定的工作,只是挣得很少,如果去了英国,他的收入会增长的像迅速修建起的楼房一样,这也意味着同时他也面临着生命的危险,奈布其实还没有想好,只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他只是想找个人谈一谈,这也许对他来说有一些好处。


“你在这里等我吗?小伙子。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属于男人那正处于鼎盛时期的温和声音将奈布的神思从远方拉了回来,他抬起头来看着男人紧接着点了点头。列兹尼奥先生拿起一块手帕仔细的擦着手上的水渍,紧接着唤着奈布跟随自己向前。等他走到工作室门口时,只是轻轻拉开门侧身让对方先进去。冬日的白昼并不是那么带着愤怒的热气席卷而来,即使是在正午时分也只是散发着微弱的热量,如同冬季满是白纱的草地上掉落的一颗火星,落地瞬间便被寒冷吞噬了温度,只能闪着弱小的光。列兹尼奥先生无时不刻都拉着窗帘,本来就像要熄灭了一般的阳光再从厚重的褐色窗帘之间的缝隙里射入,只会衬托着周围的环境越发黑暗,阴影落到周围精致又古老的艺术品上,在靠窗的木床的帷幕下变得越来越沉重。这屋里唯一的照明物只有工作台上是放着的泛着如同瑞士给世人印象中那样金桐色的光芒的灯。一些散落磨损的零件静静的仰躺在上面,一如充斥着暮霭光影的森林中闪烁的小石子。很奇怪的是这里没有齿轮转动的声音。


“说吧亲爱的,你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


列兹尼奥先生潜身坐在椅子上,用手拍了拍身后的床意示奈布坐在那里。他并没有一直盯着奈布,只是等他坐下后,转身开始他的工作。瑞士人并不是那么热爱休息,反而像是钟表一般围着工作转个不停。奈布坐在床边,直到听到一块坏掉的钟表再一次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后,方才听得清喉咙轻轻的呼唤那人。


“列兹尼奥先生。”

“嗯,我听着呢。”


男人伏下身仔细看钟表后表面,他用铁片撬开后壳,再时不时送入几颗小小的齿轮。


“我得离开瑞士了。”

“嗯,要去哪?”

“英国”

“干什么?”

“参军,那里的佣兵营缺少廓尔喀人,而且那里的薪金很高。”


那双手明显的颤动了一下,突然传入手腕的力道将他手中的十字螺丝压了下去,受到压力的弹簧又将刚才放入的齿轮弹了出来。奈布刚想上前去帮忙,男人却不顾及残局,慢慢地转过身来低下头颅取下眼镜,皱着眉头盯着面前的廓尔喀人,神情凝重得让他打个寒颤。如同凌厉的寒风从窗缝中穿入抚过他的脸颊,空气在平静了很久之后被男人依旧温顺的语气打破。


“战争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和美好,奈布,有很多人会死在你的面前,有可能是你的同伴,有可能是你的敌人,鲜血挥洒在你身体上,枪弹会刻在你的骨子里,撕裂般的伤痕会吞噬你每寸肌肤,留下来不好吗?”


“ 先生,我想你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


奈布启齿打断了他。


“山国的生活也不上这里这样美好,雪崩,泥石流和地震时刻在威胁着我的家园,我的母亲和妹妹还在等着我来养活,若是我在这里享受而她们却还在那里受难,这是一个廓尔喀男人的耻辱。他说我战死的战场上,她们也会以我为荣,而那些钱财也足够她们养活自己了,这是迫不得已的,先生。”


奈布停下话语,他仍记得自己的目的,当时母亲将他送出来时,至少有一大半的期望是他能改变家境。空气再一次沉寂下来,只听得窗外呼啸而过的寒风。男人只是盯着他,没再做过度的动作,良久之后再缓缓说起。


“真的别无选择了吗。你还会回来吗。小伙子。”


淡淡的声音像本来是疑问的话直接化成了陈述句,奈布能听出话中的含义,列兹尼奥先生在恳求他,他希望能够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但他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是抿起嘴唇站起身来对着男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继而转身轻轻的推开门,走出黑暗的房间。奈布侧身准备下楼时看见的站在楼梯口旁的特蕾西,由于光线的问题,使得她背靠在墙壁旁边不怎么能被发现。即使对方没有说话,但他仍可以从她的表情中知道,她一定是听见了自己和她父亲的谈话,所以也没有准备解释,也没有必要向她解释些多余的。奈布继续往楼梯下面走,在转角处就加快了脚步。特蕾西一直目送着他离去,直到他消失在转角处后,才敲开了父亲的门,她抬起头来看上从门缝中探出头来的男人,小声地询问起来。


“他会回来吗,爸爸?”



雪停后的傍晚,天总是充斥着淡灰色的疏淡,莽茫的雾霭顺着山脉挺直的背脊漫上天空,几颗细小的星辰在这做最后的点缀。由于白天的争论使得三人之间的关系越发的有些微妙,因此餐桌上安静的如同失去了寒风凌厉的户外,除了翻滚着的冒着白气的芝士在桌子上缓缓地呻吟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声音来打破寂静。奈布盯着自己面前的碗,紧接着便抬起头来望向主位,列兹尼奥先生正在将那些切好的小片面包投入滚烫的芝士,然后等到白嫩松软的面包被厚厚的黄色芝士沾满之后,就从锅里将它们捞起来。迷人的香气勾引着他,他咽了一口口水,开口想要说话,但在短暂的停顿后,还是闭上了嘴。香气越发浓郁,他想要吃掉那些面包的欲望越来越强,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但出于礼貌,他还是轻轻的开口询问到。


“先生,可以吃晚饭了吗?”


列兹尼奥看到平时大大咧咧的小伙硬是要别扭地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来询问时,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将面前的食物推到奈布的面前。


“别静着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可以开始吃了。我亲爱的孩子们,中午的事情就等它过去吧,既然是你的决定,我也没有必要做出什么干涉。吃吧,孩子们,可以开始动了。”


“勇敢的人会有好运,我相信你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奈布”


“我祝福你。”

评论(1)

热度(18)